038彩票网站 > 新闻中心 > 新闻动态 > 正文

新闻中心



博客天下专访 | 刘志光:我在证明自己的路上

博客天下专访 | 刘志光:我在证明自己的路上

发布时间:2019 - 12 - 05 来源:博客天下 点击次数: 打印字号:T|T作者:博客天下

| 本文转自博客天下2019年第22期
| 作者:周晓


“想要分担父母创业的艰辛”

博客天下:国内大学毕业后,你去英国读了两年书,主要是管理专业。
刘志光:是的,2003年—2005年,我在英国待了两年多,读了两所大学。一个是布里斯托大学,一个是剑桥大学。
我一路求学还蛮顺的。从刘庙村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到读大学,到出国读研究生。但我不觉得自己是“学霸”,我高考时还复读了一年。第一次高考,成绩虽然过了线,但在我看来特别不理想,最终连志愿都没填。印象里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难受得哭了。第二次高考,我考得不错,填志愿时,我只填了一个学校、一个专业——央财的国际金融,当年王牌学校的王牌专业,连退路都不给自己留。有人说我太冒险,有人说我太自信(笑)。但是可能我这个人就是这么“较真儿”吧,要么就做到自己的最好,要么就推倒重来。幸运的是最后考上了,所以还是蛮顺的。
至于为什么选择国际金融专业,原因很简单,那时父亲已经创业7年了,他希望我能学一些跟经济金融相关的专业,当时整个社会也很流行财经学科,我内心对此也不排斥,就这样下了决心。我这个人是这样,决定之前会尊重大家的意见,但是一旦决定,就绝不动摇。


博客天下:在英国学习后,回到山东、回到新凤祥接班,这是否与你的人生规划相矛盾?

刘志光:父亲1991年创办凤祥股份的时候,我已经11岁了,可以说我是亲眼目睹了父母创业的艰辛,看到了他们几乎全年无休地投入到事业之中,更看到了他们为了把事业做好到处求人,所以从小我就希望能够帮他们分担,所以回来就是我自己人生规划的一部分,并不矛盾,只不过这个过程比我预计的要更短、更直接一些。

在剑桥读书的时候,我已经开始思考毕业之后职业发展规划的问题。虽然隐隐也觉得应该会回到家族的企业中来,但并没有预料到毕业后就马上接班,而是觉得自己怎么也要在金融圈子或者其他的企业里历练几年。但是就在我从剑桥毕业的那个学年,我的父亲决定二次创业,开始筹建祥光铜业。当时父亲已经50多了,我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重担都压在父亲的身上,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犹豫,我就想,我一定要帮忙,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,我一定要回来。

当时父亲他们组织了一个考察组去欧洲调研,我在英国,自然要去帮忙。我参与了这个项目的论证和整个融资的工作,甚至还把同学“忽悠”过来帮忙了。

大概从2005年1月开始,我每个月都要在英国和国内往返一次,一直到2005年9月,祥光正式开工。从此,我就一脚踏进了铜冶炼这个完全陌生的行业。

2009年,我被任命为038彩票网站总裁,很多事情我都希望能尽快接手过来,帮助父亲分担,我认为我已经做到了大部分。在父亲看来,我用更加先进的公司治理理念改造了他初创的企业,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“合伙人”了。


博客天下:2009年正式接班以后,有多长时间的磨合期? 

刘志光:磨合或者说摩擦得比较激烈的时期,大概有三四年吧,甚至直到2015年以前,和父亲的关系还经常有“绷着”的时候。刚回来时,年轻嘛,我觉得我都是对的。彼此都寸土不让的时候,就只能吵架。那时候我和父亲经常守着管理层拍桌子争吵,最严重的几次基本上是要闹着决裂的。

但是现在已经不会了,再出现意见的分歧,我选择不去争辩,而是直接用行动向他证明我是可以让他放心的。现在企业里大大小小的事务,基本上我都可以解决,不需要父亲再出来劳累操心。如果到了如今,有什么事情还是需要把父亲搬出来,那我会觉得是我做得还不够好,不够让他放心。那还谈什么分担,还谈什么接班呢。

父亲这代企业家,白手起家,一辈子都在奋斗、在操心,如果突然让他100%放手什么都不做,不发表意见,是不可能的。这不是出于对权力的欲望,而是奋斗了一辈子的习惯,我现在非常的理解。工作中或许有对错,但是感情中没是非。所以后来,虽然我还是会免不了的跟父亲有意见的分歧。在父亲面前,我永远是一个儿子。这是我该有的态度。这种发自内心的尊重,别人是能感受到的。

与高管的磨合也是一样。一开始,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分歧,但是我把自己还原成一个和合伙人的心态,而不是纯粹的接班人的心态,就能知道分歧到底是对事还是对人。在很多情况下,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。他们是想把事情做好,我也是想把事情做好,只是方式不一样,节奏不一样,只有这个分歧。这就可以用充分的信任和充分的沟通来弥合。

只要彼此目标一致,节奏偶尔的不一致,可以用充分的信任和充分的沟通来弥合。现在,我会刻意让自己多去倾听不同的声音,更在大力推动企业从人治到法治的过程。有规范、有制度,就有了心理的契约和行为的约束,很多事情沟通和解决起来就会容易得多。


刘志光在2017年博鳌论坛上发言


“我依然在证明自己的路上”


 
博客天下:与父亲在经营理念上有不一样的地方吗?

刘志光:我跟父亲在最根本的经营价值观方面是高度一致的,这也决定了,我们只有对“怎么做”的摩擦,不会有对“做什么”的冲突。我们核心的两大产业,是食品和有色金属冶炼。环保和安全,就是高于一切的标准,是我们绝对不可动摇的底线。在内部,我们有一句话,涉及到这两个方面的事情,“投入没有上限,决策一路绿灯”。

打个比方,你提一个方案,这个事情需要投几百万,这样的投入如果仅仅是帮助集团省钱,那么考虑投入产出比,我可能很难认同;但是如果说投入这笔资金后,可以让员工少一些安全风险,让我们的产品更安全、更环保,那这样的投入我是绝对支持的。这不是为了效率、不是为了生产,而是出于对生命、对行业、对环境的敬畏。

这也是父母给我的影响吧,他们作为白手创业的企业家,有那么多的难,那么多的苦,都绝不在涉及安全和环保的方面让步。很多年来,一旦赚到了钱,他们想的不是马上投入到赚快钱的领域去,而是去想办法提升环保性能,去投入重金升级设备,去建设家乡回报乡里。他们就是这样的人。


博客天下:你认为现在算成功接班了吗?

刘志光:不不不,我现在依然是在证明自己价值的路上,证明给家人,证明给外界,也证明给自己。有句话说,继续前行有时甚至比重新开始更加困难。假如未来三年五年,我把企业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那才是我的价值。2008年,虽然我处理了危机,但依然是在父母创造的平台和基础之上,我只是维持它(祥光)没有在金融危机里倒下,我只是证明我能够打造出一个出色的团队。

我就像一个职业经理人,几年前我把凤祥接过来,我就说咱们归零,这是二次创业,我们要做To C。时代变了,社会变了,人们的消费模式也变了,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,那真的无法应对现在的市场。

未来,如果我能把凤祥做成千亿市值的企业,对整个家族来说,也会是巨大的变化。我觉得父亲还有很多公益慈善的愿望都没有实现,如果我能做到上面的程度,我就可以帮他去实现那些愿望。我就可以对他说,现在你想做什么事,就可以尽情地做什么事。


博客天下:他们有舍不得给自己花钱的习惯吧?

刘志光:他们是真的不舍得给自己花钱,或者说是他们那一代人都有这样的习惯,我的父亲是50后,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,也见证并参与了改革开放,他们一辈子都是吃着苦奋斗过来的,也不懂得享受。我现在也经常跟他们半开玩笑地说,你们不舍得花钱也不对,我们现在做的鸡肉产品就是在紧跟消费升级的趋势,让大家愿意付出多一点的价钱去买好东西,你们俩都不形成这样的习惯,我们怎么去说服消费者?但是,父辈的习惯永远是最难改变的。


博客天下:接班以后,与父亲一起创业那些元老级的“老人”,安排过程中还顺利吗?

刘志光:过程肯定是曲折的,但是结果是好的。一个人能够继承物质财富,但是不能继承人与人间的默契、信任和感情。父亲信任我,老骨干们信任我的父亲,他们就会天然地信任我吗?当然不是。我的经验是,只有信任能赢得信任,只有尊重能换来尊重,只有坦诚能换取坦诚。

在凤祥,有的高管看着我长大,甚至接送过我上下学,我小时候还一直叫他叔叔。在祥光,我会接触到和父亲一起创业的老人、好伙伴。有的人,已经变成了广义的“家”的一部分,我愿意为他们找寻更适合的位置,给予他们充分的尊重,倾听他们的建议。

现在,祥光和凤祥已经逐步实现了核心职业经理人团队的搭建。在祥光,我们家族几乎已经放心地退出了日常管理。在具体的事情上,我基本上是完全放手的。在凤祥,自从我接手开始,也对管理层进行了职业化的调整。当然,这不是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式的完全否定。我发现有些人可能已经被十几年、二十多年的关系绑架了,他们没有突破自我的动力,也没有改革的冲劲儿,太多这样的点集合在一起,已经成为整个公司发展的瓶颈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我们就必须做出改变,必须换血和造血。

2017年慈善信托签约现场




“我现在还算不上一个成功的代表”


博客天下:近两年,凤祥在国内全面开启C端业务,你也开始出现在一些公众场合,未来是否会更多地为凤祥站台呢?

刘志光:我现在90%以上的精力,已经在凤祥的业务上。这是我目前最重要的工作,也是企业发展的需要,我当然会全力去拼。不过在我内心,50岁之前我其实不太愿意抛头露面,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当老师,不愿意在人家面前展示我感觉自己很厉害的样子,因为我真的觉得我没有什么张扬的资本。

我一直认为,我算不上一个“成功”的代表,至少还不符合我对成功的定义,在很多很多的方面,我还都只是个学生。现在,是在前人的肩膀上,在父辈的支持下,我可以把企业经营得比较好,仅此而已。我希望再干个五年十年,真的把企业带到一个新高度。如果未来企业做不成我心目中的目标,那就是我的问题,可能是团队不行,那也是我打造的团队,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问题。


博客天下:商界领域,会对什么样的人有好感?

刘志光:真正让我佩服的人,是那种闪着人性光辉的人。这种东西不是装出来的。

一个人被财富和权力掌握,还是掌握了它们,是不一样的。当一个人完全被对财富和权力的欲望所支配时,你就不再是你了。

我认识一位朋友。他的人生极有原则性,始终坚持自己的追求,坚守自己的本心,放弃了很多物质待遇非常丰厚的职位机会。在我看来,父亲与那位朋友,他们都是没有被权力和财富所绑架的人。不能说是视金钱如粪土,但他们是可以放弃的,也是懂得如何放弃的。这是一种勇气,更是一种智慧,这就是他们给我最大的影响。


博客天下:在企业管理的过程中,你有刻意去改变或者隐藏自己的性格吗?

刘志光:有时候我也感觉自己是个矛盾集合体,一方面我特别注重别人的感受,只要我身边的人不开心,我就会不开心。一方面我也是一个很强势的人,甚至有时能逼得别人说不出话来。

这些都是从我跟父亲关系的处理上得出来的。我不想改变我说话直的风格和性格,因为我这么讲才会造就一种文化,高管也会跟我敢于直言,因为我是敢于直言的人。现在我最信任的高管,都是最怼我、最不给我面子的人。

不过,如果我错了,我会当着所有人认错。我会说,对不起,我刚才太任性了,太直了。但如果我真不认可你,你肯定不会在我的团队里。我对唯上和拍马屁文化完全接受不了。当然,不是每个人都是趋同的性格,但我认为在一个团队中的人,最基本的理念和原则应该是一致的,在此基础上,每个人要学会包容对方的缺点。


博客天下:你觉得为什么同学、高管,评价一个总裁会用“善良、温暖”以及“家教严、情商高”?

刘志光:在路边如果遇见乞丐,我一般都会去帮助。有人说他们可能是假的、是装出来的,但我会想,万一这个人是真的呢?万一真的能够帮到一个人呢?我觉得不能因为可能的假,就防备可能的真。如果人人都是这样,那么这个世界就很冰冷了。我既然是一个掌握资源的人,那就多做一些可能对社会有益的事情。

博客天下:这些年是中国民营企业二代接班的高峰期,不同人不同的意愿,对于接班这个问题你有什么看法?

刘志光:很多人有跟我交流过接班的问题,这条路我可能走得比较早,别人看起来比较顺。

在我看来接班有两个问题,一是有没有意愿,第二是有没有能力。接班成功与否,也是两个方面,管人与管钱。有些人是被迫接班,可能过程中就有很多的波折。而对我而言,这是一件自然的、自愿的、自我驱动的事情,所以我没有觉得接班有什么压力。也不是说我来接班是在帮父亲做事,也是为了我自己心底的追求,是我愿意去做。

这个时代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,如果老一代人坚持不放,也是对企业的不负责任。一个企业要自我革新,就必须要适应外界的变化,倒逼内部的改变。内部的改变肯定是一把手主导,如果一把手不放权,不改变企业的文化,就没办法与时俱进。

产业链接